最後更新:2010.12.11
(近期不會更新,把心力都投注在寫デス・コネクション感想了,先對期待的網友說抱歉了,2011.01.09)

感想不會寫太快。我自認不太會寫什麼大道評論,只是把自己覺得很疑惑點與想通的觀察部份拿出來說,不至於無法避免捏他,但也不是那種一看就看得懂的感想。(實際上還是要看實物才知道,把流程一個一個報告的話就失去了享用的樂趣,那就別看&玩啦囧!)



由於是原作寫的同人小說,很多部份上我難以放棄掉這兩本(無力的遊戲崇拜)。因為第一本出的時候剛好是要去大阪前,去大阪時就順便一起入手了(收銀員是個男的,有種一頭想撞牆的衝動),想說應該只有一本而已──
結果第二年的夏CO竟然有第二本Orz.....
不過這本是受篇的就算了,看到後記作者表示還要寫R和雙克自攻自受,我差點沒有白眼一翻昏死算心臟強。(然後聽了廣播劇的我覺得R很萌......結論呢?)


饒了我吧..........


以粉絲取向來說,這兩本相當有吸引力,而且H還是一本高過一本,看完時不禁懷疑FD沒有寫到的地方還有多少?(惡寒)
在看紅色那本時,誰能講講為啥腦中一直揮之不去「希望眼鏡喝下藥水」的妄想啊(自重無能)──!?

腦內自動再生聲優的聲音這一點佩服自己。



以下開始捏他,眼鏡和無眼鏡穿插感想──

H程度(連帶劇情描寫細膩):御堂(攻&受雙冠,不禁想說控制點囧....)>本多(攻,魔性克哉一覽無疑)>太一(經典的誘受橋段,FD沒有這個太遺憾!)>本多(受,雖然我覺得在●○裡不太好吧.....),秋紀(觸手出沒)>片桐




眼鏡篇──跟後來居上(?)的非眼鏡那本差別在於,這本H好像是給劇作家寫爽用的,劇情一直線,不談論技術!不談論百般曲折!喝下藥水就要開始拉警報(激動,非第一人稱式描寫很難從對方的口中感覺到這東西是什麼味道,後來的那本有確切寫到是微酸的紅石榴糖水)

非眼鏡篇──完完全全的就是狂亂大特集,若是說眼鏡篇是克哉看著四個人的狂亂而腦中衍生起來的「逆轉」效果,那麼非眼鏡的另外一層克哉則是要充當這個在眼鏡篇中完完全全被想像出來的「實際操作者」,不免懷疑若是看了這篇的人在幻想眼鏡和非眼鏡中的攻受雙方立場又是對調的話,難保不會又有一本小說(無限可能=  =)。


片桐篇

眼鏡克哉的自重心盪然無存(我冷眼),然後順從的片桐一如遊戲的模式還真喝了下去(完全的就是夫婦狀態,遠目),鬧得最後克哉有半後悔(好像只有面對課長時他那直挺挺的腰才會折下,這莫非就是強人怕弱者囧?),搞得最後就是「後果自己收拾」這樣我不禁在暗底偷笑...............
..............(為什麼會偷笑?)
沒有過難的字彙考倒,這篇對於初學者來說算是很好上手的一本,雖然個人的程度已經翻過二級無從得知這本的文法到了什麼程度,想嘗試自己的閱讀功力者可以看看這篇試試。

單純來看是一篇H橋段,個人推測時間點在正片之後。


御堂篇(攻)


若要我給這文章一個篇名,八成會取自為「嫉妒」吧──
主篇裡的御堂不單單是對人嫉妒,他的嫉妒心還會轉化成為意地惡轉給克哉實實在在的知道他的反應(很微妙的兩個角色,全部角色裡就這兩個人的質是最相同的,所以會有著御堂的想法也就是克哉的思考的統一性),但如同於本篇無法見到的克哉嫉妒──
R中的克哉完完全全顯露出了不安與不滿(在本多篇裡甚至是貫穿全文),這樣的人難道不會對御堂擁有強烈佔有慾的他不會對他所完全信任的周圍人士感到不服嗎?
這就是這篇的起點源(也是構想理念吧?),由媚藥而開啟的佔有慾所導向的嫉妒。得到御堂全權信賴的川出,克哉宛如被人否定與忽視的念頭,使得他衝動的喝下了藥水(偏名),一直以來客氣的性情完全變了模樣(但按在本多篇的情況來看,這篇算小CASE了),也使得御堂重視到了「自己不在只是公事上信賴他人,連帶自己的愛人都要顧慮到其觀感才行」,尤其是兩個人又如此的相似──
御堂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嫉妒克哉同袍本多時的反應了吧?

兩個人都有自覺不是嗎?



本多篇(受)
全書裡頭唯一一篇可以看到完整的克哉赤裸「獨佔慾」(而且還是半強引式)表現,看得出來為求目的不則手段的克哉是如何的陷害(?)本多,然後又歸往了一般形式,只有靠賭在決定的掌控。
(不過本多沒有那麼獨斷的話──不,或許克哉沒有那麼執著的話.....←自言自語)
好一點的狀況就是沒像克哉受篇變得有點難以收拾(反而叫忍耐大會),壞一點的情況來說就是有著克哉受一樣地點都不怎麼在挑啊=口=||||

由於兩本的H度是居高不下,對照本篇的情況來看──嗯,最近認識了一個知道翼夢的人,她說腐向的眼鏡FD裡頭CG的保留度提高(因此造成不滿),劇本家和處理程度是真的有把想寫的納進去了嗎?



本多篇(攻)
本來沒有打算變成最糟糕的局面情況卻還是讓Mr.R給算計了(笑)。所謂一山還有一山高,對克哉這麼執著的Mr.R又是這麼容易就會鬆手的角色?
欲望在前理智在後的一篇。
很多方面我都覺得這篇不尋常.........克哉的誘受是爆表的max(不拿來做廣播劇似乎是想掩蓋變態?)。喝了媚藥而快速發作失去控制是一個爆點,而後被這樣的克哉給整慘的本多到底是要算幸運還是苦勞呢?
完全在理智及失控下開車的本多我覺得是個萌點(變態),當然從頭到外都是野外play這點我也很佩服(大庭廣眾之下囧......),當然不變的就是克哉在失控時因為戀人的一舉一動而想變得更靠近這點是沒有錯的。
在御堂篇裡還能勉強維持理智,此篇就沒有那麼幸運了。而且我從來不知道一個誘受到可以到了行為的當中能夠切斷連繫的這一點.........(嗯x片就很多了)而且個人覺得這篇文章的H度雖然短.....濃厚度卻是僅次於御堂篇(寫的這麼乾脆俐落)。
本來以為本多很大男人的──其實和御堂那篇論起,本多和克哉比較像是一般的夫妻互助形式?(像咱家的父母一樣,那種晚餐誰要買什麼各自談好互助的樣子就和這般的差不多)就是因為在本篇裡已經創造出來了不同於御堂的情局,對於克哉來說本多是擊毀他內心的陰翳,但卻也是能夠撫慰他的人。(雖然大家都在喊太煩了,可是都是陰暗的人怎麼有辦法配成對?)
也因此,在性慾解放之後所浮出來的黑暗,也確實是有了陽光為之散去。
後面挺溫馨的,非常像在洗三溫暖一樣的此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己硫 的頭像
己硫

R∞

己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