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CG的全文字感想,捏是一定有的,未玩者請謹慎思考是否觀閱。

之所以排在一起是在於他們的精神太過細膩與專注,他們都喜歡紺野的外貌也亦被他的特質吸引(差在對待態度就是S與M的立點上),以及相當重視約定這件事情上都是相當的,兩個人都是出了口就一定會遵守,九条早在OPEN裡知道齋木是怎樣的性格(同類感應?),相同的齋木也知道九条的想法,更讓人確定他們就是相對面。


深受主角的直率與純樸吸引的變態王子,利他者-九条

lb_open4  

無論主角是什麼面目都一樣會愛著他的變態(?),路線本身是沒啥太大起伏,甚至應該說是CAGE系列裡可能最直接的一個人。

CLOSE+OPEN全部跑過後的總論角色觀察,總有疏忽的地方沒有記得推論,請大家在留言或是於是腦中炮轟我。
人生上太過順遂沒有認真過的男人,在按照慶生文上的觀察的話,這人八成給我的印象就是傲慢的思考(還遠比牧的嚴重),表面上會盡量說好話,但私底下的想法來說多數都傾向於他人是垃圾的想法,尤其是他那一連串的連珠炮似說法,宛如教宗洗腦一樣,實在是有種不太好的觀感,OPEN篇中的四個角色裡,這人是微微讓我有點感冒的人物。縱使相同的類型已經是層出不窮,但他的思考過於狹隘,雖然矢ヶ崎也差不多,除了他那無私的愛之外這人全身上下好像沒有一點能讓我叫好的人物。

純愛ED共有兩種發展,說到這個不得不提一下關於檻系列的選項變化選擇,無論是通往誰的道路上其選項都看得出來路線的主要目的與投該角色的主要動機是什麼。九条的思考在沒有預見到紺野之前大概都覺得無所謂,結婚生子對他來也不是太重要的選項,也有過自己的放蕩過去,路線的配角桃屋上的話就可以代表一切(經驗非凡)。可能在預見紺野之前我覺得他可能也沒想過說自己哪一天會遇到他喜歡的類型吧?

 

個人覺得他會被紺野吸引可能與他的周邊環境與工作有關,也許對他來說成功來得容易,事業上的努力也有所成,人生變得疲乏,變得會被紺野這種努力向前,內心坦蕩無疑的性格所吸引,外在或許是一個因素,實際上感受其實是覺得他被個性吸引的關係較多,縱使紺野的思考不時尚,還有點貧乏(借用傲嬌鬼和牧的說法),對他來說活膩在人際關係裡打轉,紺野這種沒有思考太多的性格也許讓他感到舒服吧?

遇見了紺野代表兩個意義──本氣與失控

010 

(為了心愛的人九条怎樣滿身血漬皆不在意啊)

前者對他而言是好事,也意指他這類的角色終有摔倒的一天,但伴隨著本氣而來的就是他那無私的愛中最殘極的部份──要讓紺野全身而退。而為達成這目標,他就必須得要排除他所認為會妨礙到他這目的人,在檻的規定下於夜晚的遊樂場裡殺人是無問罪權情況下,爭奪代幣所引發的事端裡,他的敵人將不只有爭奪代幣的人,整體讓紺野陷入這種情況的運營組,也都將是他的敵人。為達到可以讓紺野脫離的情況下,他的殘虐伴隨著他的愛情而來。

以愛之名的殘虐暴露,冷靜下的失控與否

外話一下關於檻的遊戲設定主要目的與立點上頗有意思。一般而言,在世俗未訂下法律之前之下,為追求其生存之權利,過去人們不斷鬥爭,殺戮戰爭,在訂下國法之後,人們依照自己的規定自己的作法守著自己的法規生活,過去的戰爭裡可以行殺人之便的只有以天之名的皇帝,自以為是的賦予了權利給他人有征討國家,盡情殺伐等國土略奪只為了私利。現在的國家所遵從的法規雖嚴格執行,讓人們自由生存,自由競爭,誰都沒有權利剝奪誰的性命權利之下──若是一旦放寬,處在幸福的環境之下,在殺戮之中所為的是什麼呢?九条又在屍塊之中尋求的是什麼呢?

尋求的是不會有回報的愛,無論在O或是C篇他對紺野的態度都是如一,甚至覺得死在那一見鐘情的人手下他也感到剎那間的幸福;他知道自己的心裡已跟著逐漸染上更多人的血後慢慢變黑,紺野的一切是那麼美好,自己的手卻是越染越黑,早就在一開始之下他根本就沒有權利向紺野說愛,這邊可以看得出來他對紺野的態度並非單純的愛,而是慎重,那種希望一個人好而好的無私慎重。

純愛的兩條ED分岐上是根據要不要理解他這個人而做的選項,也就是要不要成為馴獸師的選擇(自己爆掉)。

純愛ED1是以他的觀點形容,對於理解這個人來說的話這是最清楚的一條,不願意成為這頭暴走栗色野獸主人的紺野就放任他獨行獨走,以著自己的觀點進行毫無人性的大殺戮,甚至於還動到了運營組的齋木,最後的結果如同齋木所說的「恭喜你成為最佳男主角」,乃於諷刺紺野的逃避現實與完全不知情狀態,及自願放棄控制這頭野獸的繩索,縱容九条一人亂來,導致事態變成兩人都最不想看的地步。

ED2是正統純愛,九条真正的心意在紺野的正向思考下獲得開脫(爆),直視九条真面目的紺野非但沒有逃離,也能夠為了他而著想的態度下要他不要再進行過度殘殺,將自己變成控制這頭野獸的唯一馴獸師,不單單是九条獨大唱戰鬥局,紺野的男兒氣概更在最後讓九条一時恍惚(跳窗還能想那麼多不愧是變態......),確定了他此生的重要存在,九条將所有控制權交給紺野,隨著他的喜好而動而走,全心全意的服侍.....啊不是,是侍奉他一人,結局好笑也很好玩,可謂說是人生也完滿。

關於九条這個人真正的思考面上我個人覺得單純且遠,還有點被動是怎樣啦(翻桌),若不是些許的洩露狂氣的部份讓紺野察覺,不是走到他路線的話都大概會看到他淚濕枕頭夜無眠,心中獨掛那一人的傷感妄想(爆),可其深探個性上的確是有令人敬佩之處亦有感冒之處,他對紺野的真心是全部角色裡與齋木可併為一二之談的少數,人設與劇本雖走大眾取向,卻以系列來說作為入門攻略乃是不二人選。


活著承受這些罪與....教導‧大人小孩-齋木

lb_close3 

路線上與open篇最大不同分岐在由無罪之身跨入犯罪者領域上,與其保鑣石松雖是由殺人做始端,發展上的訴求有著屬於不容於世人的救贖及即將要轉化的救贖。

原本設定在CAGE的主要攻略對象的7人中,齋木、石松、牧是被列為CLOSE的部份,三人的家世與環境來說有不同的立場在,分別養成了不同的人格都彼此有衝突在。石松是普通家庭出身(大概像紺野那樣),曾經擁有過家庭因家中變故正往非人前進;牧是富裕家庭,除了生母不詳之外家中無居束的管理使他成為最自由的人(就某個意義來看大概會是不少角色的憧憬);齋木是嚴酷的家庭,父親冷血管束造成他性格扭曲,一半敬仰著自己的父親,一半對於將他的人生培養成如此的他感到厭惡巴不得他快死,扭曲的矛盾令他的劇本有著相當獨特的魅力。

被規定的人生下使得他搞不清楚自己的界線,使得他利用起了自己的立場開起檻的夜晚爭奪,路線上的主要特徵就在於大人及小孩的差別。以立場上的爭論與辯駁,強調身份上的差別,表現出「小孩子還是要有小孩子原本的模樣,大人也總是有大人值得倚靠的地方」,無論是破壞或是純愛劇本都相當統一,整理部份上可能是系列上最整齊(內容也最多的w)。這次的close的破壞線部份不似open上朝向角色的破壞真實原貌,而是演變成紺野都會被對方給改變,就因為角色的原貌上close的攻略部份早就是外曝之身,如果還有隱藏版的那一面將顯得內容變化較小,驚奇度大減(喂)。

接下來我個人覺得有幾點很好玩也是非常值得一探,在此先提一下。

代幣的價值與齋木兄弟的感情到底是好或不好?

代幣看過劇本的都知道了,洵在接受了父親給予真正的金幣確認自己是下一任的齋木家的繼承人後,就將真正的金幣給予了旬,被旬認為洵是在安慰自己的悲憫而恰逢檻的開檻之儀,將真正的金幣作為真正的酬碼放在遊戲中供他人爭奪,背後的用意何在?

洵給旬金幣可能就是意含洵認同了旬的繼承人身份這點我想可能都有共視,但旬為何還要再請人做另外一個代幣,而將真正的金幣丟至遊戲中?一個原因可能就是旬有意諷齋木家的地位象徵是那種給豬爭奪的污衊之物;旬除了自己的父親之外看其他人是狗眼看人低的,他厭惡著齋木這層身份,奢求自己能夠獲得到父親的認同卻不被青睞,就算手持著金幣他亦不可能被父親認同,那拿來給比豬都還不如的人奪取還遠比在自己手上快樂一點。

做出另外一個代幣我想可能是代表自己是永遠的複寫者用意,劇本上讓他自己也說「真品不屬於他」。至於為何第一次紺野還給他卻不收,第二次卻收了回去?

第一次的部份還是用上述的方式回答,至於第二次收了回去的真正用意應該是在於紺野的大人模範真正感動了他(嘴巴上不說),那時是已經或許是在心態上改變成了「就算不被父親認同,至少紺野會在陪在身邊教導自己」,所以他認同的是紺野的本身而不是齋木仁的給予這點,恰逢遊戲的第8天,於是──這場檻的真正勝者是誰我想已經一目了然了。

至於雙子的感情好不好──不算太好但也不是太爛(程度上來說會有距離)。洵本身可能也很嫉妒旬,後來再加上紺野的出現,或許一方面覺得自己的決定很好也有一半覺得哥哥這樣好的矛盾情感交織,不過到了結局時我個人覺得擁有父愛最多的洵反而沒有可以支撐自己的力量,而放手把一切拋給有他所沒有的旬,算是他小小的最後任性吧。

另外一方面應該是洵對旬的能力及價值觀肯定。

跑過牧線的話就會知道有段是他們兩個人的會面,牧的頭腦是少見的天資靈敏型(也相當靈活)。之前問過友人,她說貿易業大家都是朋友也都是敵人,以在商場上 來說,像洵那樣溫和的作法雖是買得到人心卻不一定有利於商場上的表現,倒像是旬這樣的殘酷類型嚴厲以對,連敵意都不在意收購的個性,即使面對像是牧那樣笑面虎都還能夠從容以對的態度,才是能夠維持齋木家這個大企業的人。

 

另外一個為何是倒楣的紺野偏偏被他選中關在地下的背後理由。一個就是他將紺野關在地下的背後動機,聽過純愛線的說法再玩破壞線的發展,等同於就是掀開了另外齋木對於自己的母親的情感與愛的陰暗理由。純愛線上他唯一對紺野說過一次的謊就是母親與他的綁架,在破壞線上這路線有答案;純愛線上說法是母親被綁架沒有拯救而被殺死,破壞線的真相是當時他與母親一起被綁架,但他的父親(也就是齋木仁)等同於半放棄的程度捨棄他們兩人。那時就已經決定了繼承人,齋木仁自是覺得沒有損失繼承人的問題並不大,他要的是能力出眾的兒子,而不是爭取他認同的努力家。

那時他的心中已經沒有家庭這一詞出現,也是因為這次事件讓他變成仇視自己的親生弟弟,但為什麼母親會在地底下?很簡單──因為母親是他最重要的人,也或許是他在當時唯一的愛,可是精神已經崩潰也不容於世俗,於是只好監禁在地底。母親被強姦,自己親眼目睹了這一切造成他的心理扭曲,在齋木家容忍了兩個被拋棄的人,這在嚴格的齋木家是不被允許的──形成牆上蒙XX莎的畫相眼中出現黑團的原因。眼睛塗黑表示瞎眼、有不可見的背後意義,齋木家的黑服基本上是不會有太大的情緒反應,他們都跟啞巴一樣可以對此事守口如瓶,石松是不會對多餘事情多講上三句話的人(可能和他本身的個性有關?),洵不曉得事情真相,唯一讓旬感到壓力的就是掛在家裡的人像畫上的雙眼,那種宛如被直視污穢的無形視覺,在在提醒了他不能忘記自己的過去事情。

純愛線上還有一個非常有趣的觀察點就是在車內的位置,我是不知道之前他們的座位配置是怎樣......可容許紺野坐在自己隔壁的齋木,是不是就從那個時候就意味著他的感情?自己擁有莫大的權利(雖非實權),但座車上的位置卻巧妙的將紺野安排在隔壁的齋木,會不會太可愛了一點?(就根本是小學生w)

CLO5 

(因為我覺得很好玩所以一定要放小學生的CG證明說法→喂)

以著把自己的母親關在地下的形式顯示出他的陰暗感情,把紺野關在地底下不也就代表他的另外一個層面上的感情,「不惜將犯罪者關在地底也改變不了自己等同於和過去綁架犯一樣是犯罪者」的意義,他重視紺野比想像中還要來得多且廣。在看過了紺野為家族還可以如此犧牲的動作,說實在齋木內心不會對於家族有所期望?只是這種是帶有另外一種他意義的長輩憧憬。

 

附加的加筆──因為這個已經無法插在內文了,只好格出來說。

副讀本全部都已經閱畢,所以這是個人的小考察........

SS閱畢後整體悲哀囧,全體攻略角色比例來說,可以感覺得出來誰會需要紺野的程度論及的話,比重最重莫過於九条、大衡、傲嬌鬼(明明就在乎的要死.....),以及現在的齋木。

SS證明了以上的一種說法,就是存在價值的肯定。無論怎麼努力就是贏不過自己弟弟的旬,在金幣的那個時候存在價值就已經被毀滅了,隨著他的自暴自棄所得來的最終答案就是只有死一條路。雖然他仍然後來不死心的想要搏求自己的父親認同,但他自己已經知道這種作法無疑是水中求氧。

這樣不過XX歲的人生,他能與紺野相遇並且知道被認同的時候真的是種奇蹟,算是微乎其微的比率吧......如果真的按其他結局來推論其人生,齋木的性命也許在尚未成年前就有可能不在人世亦非不可能的事情。

主要是因石松的存在,他知道養虎為患,明知虎會關不住他仍然在畜養,石松的D線上他的笑容已經說明了他的意思,也許長久以來就希望不在人世就為他的本意。可因為紺野的存在改變了齋木,讓石松有轉念的想法,雖然這樣說很過不去喜歡石松D線的我.......

但覺得齋木的L線發展也許是解放石松的最好方法。且石松對齋木的態度一半持觀察,他要動手隨時都可以,迄今下不了手一是有顧慮在,二是他在看齋木 旬這個人的成長是怎麼回事吧?就比如園丁看植物的發展,若是出好就會留,若出壞就截取;用這個態度去解釋他的L線我想也說得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己硫 的頭像
己硫

R∞

己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