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CG純文字,沒有玩過一定看不懂,特此公告。

比起那些有對應角色的,一開始就被列在攻略角色的名單裡大多都是有相當完整的劇本,像是大衡這種到了CLOSE才出線(現)的角色,我個人覺得大衡是個人的悲劇(遮臉).........

你有看過喜歡上一個親友級角色結果卻得面對劇本尺不夠長的痛苦玩家嗎

本來對踏入吉本線多有忌憚的,後來還真的是被官網的慶生文給吸引一踏下去──還好有跑,吉本的可愛與為其著想的程度是全部角色中最高的(爆炸),重點是他的學習力真的很強亦受教的程度來說,想放棄都難了.......


宇宙人?いいえ、愛してくれますか?-吉本

lb_open6  

解讀可能有出入,請見諒

最不受制,一條近似於CLOSE篇的路線表現方式,想玩CLOSE篇的可以試試看先跑吉本線再決定要不要玩下去。本人是近乎於破滅的方式在思考(後來進療養院),所以路線沒有條理也是很正常,在後來的九条篇裡的破壞裡劇本家惡搞他那正常到和機器人沒有兩樣的說話方式老實說頗詭異的(抖).......唉,我習慣了他的無條理。

最初的殺就是自己的所給予的幸福,亦是毀滅的開端

跟有其他背後含義的攻略角色不一,理解的程度也會有所不同,吉本和新田個人認為本身是沒有思考太多,仔細去想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意義,全面靠著野生動物本能行動的劇情,想太多內部就要開始空虛變黑(喂)的角色。紺野對於吉本的心態上,全面居於「一片混亂」的狀態,吉本自由來去自如的程度連個話他們都沒辦法談得上,對於別人的關心他唾棄不屑,問他理由反倒會被反問:「你知道了之後會更幸福嗎?」(有他人是他人,我是我的拒絕意含),這樣的情況下紺野吃足了苦頭,連煙都抽得超兇。

oPEN11  

全系列中只有新田和他是友人狀態,新田自己也滿足於和吉本是朋友關係;新田的這個部份上不要想太多他的背後理由,若以我的感覺來說的話他們會成為友人,一半會是氣場相符的關係?(野生動物的直覺囧?)

影響最深也最劇,會有這個破滅人格形成的關係上,可能於在乎別人的視線這點有關。人活在這個世界上,無論是對或是錯都難免會被別人注意,在這個視線之下就會有別人的思考存在,吉本的家庭我不太曉得背後的形成原因,但如果按照副讀本的小說單篇來看的話,吉本或許在精神未崩裂之前承受了有一定程度的注意壓力存在,可能還是負面的情況居多。

但正確的一點的來說應該不是注意壓力,而是人類自己所設下的社會規範常規吧?做了自己所不允許的事情,有的人或許就會出來指正你那是錯的或是對的,有些人會選擇默默的觀看,無論如何在這個人滿快要為患的世界裡,若說有人不能被注意的話是不太可能。

吉本殺了波奇是基於他全身髒污,怕無人愛牠才會以死給予波奇幸福;以這個方向為線索去反面思考的話,那麼身為吉本源的這個人,是不是一直都在別人的注視之下才會考慮到波奇的本身?

只是因為波奇是他自己所疼愛的狗,波奇的死對於吉本來說衝擊力實在是太大,這個契機就成為他走離所謂的世人規範的這條常理界線,成為了別人眼中的奇怪(不過就所有的角色來說,真正覺得他是疙瘩的只有矢ヶ崎);太過太乎對方與注意外界,吉本的神經遠比誰都還要敏感,也在這份在乎下成為導火線頭,渴求著自我死亡擁有真正的幸福。

結局與發展上分別有最喜好的三個結局, 當然純愛結局ALIEN AUTOPSY的逆轉這個大概是不能錯過的......脫離了一切世俗卻在既視的現在與過去上重疊,吉本心底的陰霾再度浮上,但這次面對到的不再是那個無法和他溝通的波奇,吉本一點都不奇怪,看他們不是可以用話解決嗎?這次吉本心裡擁有溫暖,一定能夠幸福再也不孤獨,他在意著紺野,紺野亦在意著他不是互相嗎?

另外一個是虛偽記憶,GOD.........食人這個結局向來最怕看驚悚片的我很意外的不排斥這個結局。吉本的愛再進化,這次他不會殺死波奇,而是以服入的方式轉入至自己的胃袋裡讓他最深愛的印象,永遠的留在他的身體裡,就算是討厭的口感也還是能夠咀嚼。本身欣賞紺野面對到吉本的態度完全是以一個接受者的方式去面對進行轉化,不過看副讀本之後卻笑了出來,這樣方式的兩個人不被認同吶。

Grays(宇宙人)這個大體上比破壞正結局更吸引我,紺野自我放棄使吉本有自我拋棄的意識,就在他愛的形象上來說自己已不再是那個關心的人,那突如其來的一瞬間,吉本成為世人當中的「正常人」了,因為這才是大家所期望的不是嗎?

真正危險的不是精神不正常而是精神正常,會對衝鋒槍的手感難忘,隨時盤算著該如何殺人的傢伙不是?(所以像矢ヶ崎才是真正危險份子吧.....w)


友達?恋人?

lb_close6 

由於大衡的劇本量不如其他主要角色厚實,個人這次很期待親友君可不可以像落下點那樣再度進化,結果得來的是超級不滿足的劇本量Orz路線發展真的有萌點,超遺憾的是由於有3P的路線佔據下變成他與來栖的單獨路線顯得小小稀薄(擴張力真的有了),十足的需要同人誌來給補完。

COOL-B VOL.46期寫攻略有個形容詞個人很喜歡「沉靜的大衡正朝向壞滅」足見我的喜好(快住手),這形容也同時可以形容這條單獨路線上的發展變化。OPEN篇未出場的親友角色,在矢ヶ崎的路線上情報只知他們是廢棄遊樂園的購買者,在CLOSE中他的部份解謎不多,主因在於他的劇本路線主打親友的定義上。

CLOSE篇碰過的都大概曉得除了來栖之外,剩下來的攻略對象都是富二代出來的(石松小小例外,但如果以那個立場來想他也算是),這些富二代中有些是被賦予本來就要成為接班人的類型(家教很好),有的就是已經確定繼承家業,也把家業幹得很好但私生活卻亂七八糟的那種(請自己去選號入座),大衡是那種確定被選為繼承家業,卻被限制住的第二代,也正是他在工業學校裡遇見了主角,因為如此,他也過得更貼近一般人,也保留了未涉入世俗的單純孩子氣個性;性格上偏於文靜,但按紺野的說法形容這個友人是感覺敏銳,只要有一點點的不對就會被他察知的神經質類型。

他與紺野的友情起於過去一段的翹課裡認識,那個時候的紺野就如同一般的青少年看誰都不爽,大衡之所以令紺野感到不對勁他的原因在於他那虛偽的笑容,在外在看不出來的大衡是很喜歡追求刺激的類型,兩個人在那個時候就結下緣份。紺野認同了大衡是自己的友人,大衡這一方面心態卻是始端起就大有問題。

CLO14 

(普通的笑出來就好了)

主因在於他分不清楚他對紺野的到底是愛情或是友情,變成以親友之名為了滿足紺野而使出紺野最不願意見到的手段拘束他,混雜的情感隨著他的拘束非人化開始侵蝕長達6或是7年的友情,這一切的友情原來都是假像化,成為「我瞭解你的一切,可是你卻不知道我在想什麼?」VS「我所知道的一切的你並不是全部的你」這兩個觀點下索愛與對論。

這樣的認知差異在於兩個人所認定的「親友」界線不一致,紺野非常珍惜唯一從高中之後就一直連繫,也和家族感情很好的大衡,但之前已經有將家族差點卷入危險之中,更讓紺野深恐說出一切他就也要斷送這樣的親友;他所知道的大衡是那種貼心的敏感好友,體力不一定會比自己好,卻是有什麼話都可以吐露,可以放鬆的好朋友。但這樣的好朋友是可以連夫婦做的親密行為都能做的人?朋友可能一起打槍紺野能理解,但SEX這個部份是已經超過這個範圍。從SEX之後紺野腦內的大衡已經邁向壞滅,只留下一個他完全陌生,批著他所認識的「大衡裕樹」皮相的男人;很可惜的是這個部份就是一直以來大衡所隱藏的真實性格。

大衡也相同的認定紺野是自己的朋友,是那種說話大聲,相當勇敢,對家族相當負責任,能令自己放鬆的對象,正因為是朋友,紺野的存在是可以令他犧牲也不足惜,值得生死相許的對象;但被迫參加檻的紺野隨時都會有危險,為了保護他也為了讓他了解自己這層的用意,自己應該以什麼行動來表示為了紺野什麼都做得到=下藥SEX

在他路線SEX有純粹的性慾發洩意表,在這裡比較有宣言的概念存在。現在的性觀念較為開放,但若以舊有的觀念來看,大衡的下藥sex有著忠誠於他意思在,大衡的作法無疑是表示自己的心全在紺野;我相信大衡不會是那種隨意去外面亂搞,也不會像齋木他家那樣叫個小孩子x歲就沒有童貞(太爭議),他對紺野的感情深入到讓他在後來才知道自己是愛著紺野,而不願意居於一個親友的價值上。就因為他太纖細,所以對他來說sex是允諾對方自己的保證,才會更在乎紺野的反應,也因此發生了大衡對於自己感情瞭解的自覺性,他後來所希望的是紺野能夠愛上他

這樣的感情硬要說的話有點等同於強迫對方中獎接受自己的感情,他的用情至深看在玩家裡會有莫名其妙的感覺,更別說是向來把他當朋友的紺野;卻如果換作一個方向來看的話,若不是今天有檻這個危險遊戲在的話,不讓大衡自己有所知覺,那麼大衡的感情是不是一輩子都不會說出口?大衡看過紺野交過女朋友,但他的監禁及感情吐露卻是來自於他的擔心,就知道他在擔憂的是身為一個紺野鐵平的雙腳立地存在,相同的想法也出現在紺野身上(若有玩過齋木與石松線的就知道這兩條線上的大衡是穩死的),紺野的態度是為了大衡而忍耐了這麼多不人道的對待,然而大衡這個混蛋卻獨斷的以他自己的方式限制他,他們原本的想法本就沒有共鳴性!

他們的個性可能打從一開始就沒有普遍的共通性想法仍然還是做了朋友,紺野交友人的態度是不多但卻深的類型。之前與友人聊過咱們是戰友的事情,與其交多朋友都是泛泛之交,倒不如遇到一個真正與自己想法有共通性又可以聊得開的人。我相信他們過去絕對有一致的共通性,可就朋友來說,大衡卻是紺野不可能會去交的朋友類型(又不是新田線,朋友同時都是炮友)。打從一開始就搞錯自己的方向變成搞決裂,可能是6.7年前就要發生的既定橋段;如果以九条的方式去做,紺野也許不會就認為大衡的印象到這個地步是在破壞,但若以矢ヶ崎的發展狀況來看,紺野這部份確實是要硬來不然也很難........(囧,居然在逆推攻略角色對紺野強來的主義?)。

寫到現在其實我多少覺得大衡很自私(真心話),自己都不敢去開口卻總是希望紺野去瞭解他的一切,紺野又是一流的粗線條笨蛋(連製作者都說....),還好大衡是有保留給紺野的感情在不致於殘酷,讓他全身而退,至少對紺野來說他多少都會考量到大衡的態度上,選擇再給他一次機會。

只是這次不會是以友情的方式再開始就是。


死也要拖下水的─來栖

lb_close5 

在殺戮的檻裡唯一讓我覺得很多項能力都很平均的角色.......中間看到什麼都想拿第一以顯示自己的偉大不禁冷笑,套個絕望先生某個角色說的:「平凡」,中二沒畢業(妳沒資格講),這種感覺很像是最近看到很多非腐女子的女性不斷的發言自己腐女子,但其實連個毛都不是只想顯示自己的特別真是可笑。

如果說樓上的大衡在一開始就搞不清楚朋友與戀人的定義,卻知道了紺野的一切,那麼這個來栖就是相反的,他將朋友的定義在sex上,彼此間搞不清楚對方卻還是想做朋友,想像個朋友一樣。

若是有人對於矢ヶ崎的路線大表不滿,氣得是連自己最重要的人都可以利用的話,來栖的劇本算是輕微的(?)把自己的同事給拖下海並加以利用的類型;打從一開始他就要利用紺野參加遊戲,藉著自己在齋木集團下的方便,在裡頭動了手腳,變成只有單身者可以參加的檻遊戲,有了一個非常異端的份子,是最初開始的元兇,將紺野推到錯誤人生的始作俑者。

他懷抱著雄心壯志,知道自己不可能永遠拿到第一,在混淆的現實當中,參加檻的無論是主辦者齋木又或者是矢ヶ崎,又或者是立場不明的牧,他們的能力都遠比自己高過許多,為了想要在這些人突顯自己,他決定和紺野合作拿到45個人爭奪中的第一財富,不為別的就純粹為了自己。

關於這種人個人有個自己的觀察立點,一就是強迫症,有點像是讀書以來一直都拿很高分成績的學生,一脫離學校發現社會不似考試那麼簡單自尊心就會受創,箱庭族。不過來栖算蠻爭氣的,他能活用自己的位置與腦袋,欺騙了自己的上司,察覺到了紺野在會社內有相當人際立場,併上紺野本身的遲鈍程度,令他更確定紺野是他可以所能活用的一隻棋子。

在認識紺野之前他可能一個朋友都沒有,其原因有自,一是常拿第一,這才同儕間會造成眼紅心理,一是受到女性歡迎,這也一樣。
在這般的孤獨之下,他想藉著與紺野的關係,捏造出一個屬於自己可以控制的情況,即使偽裝但只要達到目的怎樣都可以!

紺野佩服來栖的腦袋,也覺得自己的視線太過狹小而願意合作,在無數的床戲之下(不過兩次)他第一次發現沒有聯絡到對方,開始覺得對方與他簡直什麼都沒有,就算說是朋友,他的所知情報只有他的手機號碼而已。

在這裡出現的新田和吉本其實是算是劇本家寫給玩家的一個模範,一個最基本的標準朋友的定義。新田和吉本有時會一起行動,有時則沒有,可基本上新田認定了吉本是朋友,吉本也認可了新田,無論是在OPEN或是CLOSE的鬥爭場合裡,新田路線中的吉本也會參加,吉本路線上的新田會將吉本的遺物給紺野;CLOSE上的齋木、石松線,紺野一對二的情況更是從來沒有少過,面對胡衝亂打的吉本,新田總是默默的跟在後面,適時的在背後給予助力,就算在短暫的8天,他們才第一次認識到,但無形中兩人的默契已然成形,他們沒說誰一定要了解誰,誰又該知道誰的背景,只要他們意氣投合,說打就打了。

反論之,紺野在大衡或是來栖線都抱持著一種異類的感情觀,在大衡線中是於知道下想得知對方的心情為了對方而傷害別人使得友情受了傷害,在來栖線裡處於完全不明朗的狀況下想瞭解對方,這兩種感情就朋友的立場來說基本上是不可能了。可是在得知自己被騙的紺野還是義無反顧的想要幫助來栖,就算是槍頭對準了自己,這跟在大衡的立場上論述額有不同的立場。

也就是因為有這樣混雜的性觀念才會衍生出來後面的3p線(真的),劇本家用了反論與論反兩種狀況來比喻兩個人,大衡的是友情決裂了,來栖的是正要開始,全部知道與全部都不知道構成強烈的對比,成為ko線最矚目的焦點。

至於3P線可以看得出來大衡和來栖對於紺野抱著怎樣的想法,多少我都覺得這是挺亂來的一條路線(大爆笑)...........可更容易看得出來大衡一直以來對紺野抱著是怎樣的想法,來栖的忠犬屬性怎樣的情況www在不破壞任何一方友情或是否定友情的建立下,紺野的小惡魔性格爆發(喂),事出於己也控制於己,那就努力建立起兩個人都可以接受的橋樑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己硫 的頭像
己硫

R∞

己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