盡可能把自己記得的、想講的觀察點全寫了,不敢自認能夠寫好,歡迎看完後炮我。無CG純文字,沒玩過一樣看不懂。

把他們擺在一起除了官方自己公認之外(就連紺野都說他們很像),除了個性一個是外放一個是隱瞞之外(但大多很自私),執著性上甚有些差別之外,紺野對他們來說都有非常特別吸引的地方,嘴巴上的挑剔抵不住時間的流逝吧=  =||||

就現在的戀愛的觀點來說,這兩個會是我想要交往的類型,說拆就拆多方便(不要把妳自己的慾望講出來好嗎)。


自我背負著罪孽期待的自私者-矢ヶ崎-

lb_open3  

剖半的真相,不真實的歸元,歪曲的愛情

OPEN篇中唯一和主角有關連過去的攻略角色,除了CLOSE篇的大衡之外,只要一開他的路線之後無論是走了誰的路線,都會不禁覺得先生你這輩子錯過了」遺憾絕對不會少。如果沒猜錯的話,按官方問答設定來看,矢ヶ崎除非是和紺野在一起,不然大概就是抱持著獨身一輩子的觀念,和樓下的牧兄都一樣,他們都沒有強烈的家庭與婚姻觀,單純只覺得紺野某個部份好就願意接納全部的所有,其對紺野的接受度之寬實在是難以想像.....。矢ヶ崎的家暴也可能是間接造成這個角色帶有黑暗、城府過深的元兇(從他有殺機的開始就注定這個角色已經失控),天底下沒有天生的殺人犯,只有不得已時才會被逼著走上絕路的罪犯,對於他來說父親給他的感覺只有痛苦,當然消滅掉這層痛苦也是應該的吧?

OPEN篇與CLOSE篇統合起來他對紺野的態度多是帶有自我控制的若即若離,他的在意已經促使他在OPEN篇的開端就算是卯死也要抓到紺野的腳 (笑),CLOSE篇上的視線執著讓紺野感到困惑;背景上的設定就是那個模擬的FUMI君,巧妙的利用了日本讀音上的弊點與紺野本身記性不太好的毛病做出替代方案,最主要的原因還是紺野在他的幼小的心靈中始終都是那個神經大條,對誰都好,即使是他這樣不喜歡當鬼,容易生氣,但神經比誰都還敏感的人,誰都想要遠離他的情況之下成立了他的初戀。

矢ヶ崎在路線上呈現被動狀態,一半原因可能是規於矢ヶ崎將選擇權交給了紺野,讓紺野自己去決定他的去留,一半原因可能歸在他已經是準構成叫唆殺人的罪惡感壓倒下,他或許不太能夠面對還是如同白紙一樣單純不變的紺野,被憶起到父親的死真相的那一瞬,也就代表他的真實情感迸裂。CLOSE篇下他在齋木破壞線篇的責問裡其實已經代表他對於紺野的印象崩壞,決定了他的自願死亡,帶有著強烈的「如果連過去的美好記憶都變成這麼骯髒不堪,那麼身為承擔罪惡的他也就不必留戀的象徵,一反被動為主動自動把自己往斷頭台上送,這個部份是玩過的他路線的玩家可能會有最深刻的一點感覺。(如果真的很在意的話)

此外這個路線也彰顯出了決定性矢ヶ崎可以和紺野結緣的關鍵,在於在紺野的腦袋裡誰給他的印象最深。縱然過去的FUMI君溫柔又體貼,替代的矢ヶ崎的是那麼的冷血又只顧著自己(實話),卻從LOVE STORY與最後的純愛結局ALIBI中的片段看出可以成立的理由。紺野心中始終拋棄不下印象中的那個孤獨的站在那邊的七川君,記憶並非完全記得的情況下,劇本家給了紺野與矢ヶ崎的足以結緣一個台詞:因為無論如何都和七川君是朋友,個性等其他方面都不是紺野的喜歡類型,但紺野即使被殺也還是希望能和矢ヶ崎在一起;也許真正架起這橋樑的紺野是基於悲憫及同情,然真正能夠決定的原因在於他的孤獨;在檻系列中除去九条與牧及來栖這三個角色之外,其他的角色大多是帶有強烈的寂寞色彩,紺野的家庭和偕又熱鬧,與併上他個人的長男氣質,在於面對無論像是吉本或是新田這類自我獨行者露出少許的脆弱方面之際,也總是特別明顯看出他的捨棄不下。

路線上有相當令人垢病的為其一項特徵是目前玩過的玩家都不見得可以接受的,絕大多數可能都會被這點所影響對他的個人觀感,乃自於他的利用手腕架構於他與紺野的幼馴染關係上。他在意紺野是事實,他記得一切甚至為此抱著不婚主義亦是事實,可他的心機深沉到可以將能夠利用的利用對於純愛或是正常倫理觀的人來說,不見得會喜歡他的做法。檻是殺伐設定,在面對這麼多的競爭者條件下,矢ヶ崎背負著他主動為姐姐所承擔的責任(畢竟和親姐經歷過家暴),卻受制於自己的體力不佳的先天問題,在全部的參加者都不會是自己認識的情況下,8天裡要找到同伴志同道合可說是微乎其微;矢ヶ崎的選擇只剩下剛好也在檻裡,再會及參加兩種身份的紺野,選擇紺野總比選擇一個自己不認識還要防犯對方是不是會反過來狠咬他一口的擔憂之下還要來得保險。

會挑上紺野可能是他最不得已的選擇,也是他最後的一條路;他也並非冷血主義者,在奪取代幣或是過去的約定上確實是有看到他的利己主義現象,卻在另外一面的情感促使下,因為自己的關係而使得紺野面臨到危險甚至是受傷這點,我想這是他從來不想要的,遊戲中出現兩個橋段都是事關於紺野,唯有這種面臨到重要關頭時,矢ヶ崎的情感才會在不自覺之下顯現。

LOVE STORY應該是官方(或是玩家)公認第一結局(破壞線發展),這個結局上的矢ヶ崎不僅讓自己最重要的人受到傷害,受到曾經是自己驅使的人責問,本來開始就即是錯誤的觀念,他的真心與事情的背後真相總算有了個解答,為了紺野不惜扭曲記憶改變現實的纖細情感,隨著一切的疑惑都被解答的同時,矢ヶ崎所做的,唯一一次遊戲中可以看到他的主動就是將這錯誤的頭與結一切了斷。生命的中途就已經如同火燒風箏般的散化,最後終將於無。

其實有點非常有趣的就是在於他電車閱讀的那段,內容部份在LOVE STORY這邊才出現。有閱讀過日本的書物的人知道,日本的書物文刊(漫畫例外)都基本上是不封包裝袋,目的是給愛書者有試閱的空間找到喜好,矢ヶ崎曾說過他對這本得過大賞的書抱有了太大的期望以致失望,但個人認為.....以他的個性而言不可能連在書店裡都沒試閱過就把書給帶回家吧?故事的內容是在說一個和他同名的文博君平凡的一生,現實中的他實則相反。在殘忍又冷血的性格下,他是否在期待著平凡的那一日到來?像個平凡人一樣正常睡眠?坦然面對自己的感情?有好的家庭,有個自己的孩子這樣etc........

oPEN1  

這結局帶有相當強烈的寂寥與渴望,利用了文庫版的書籍借以代表矢ヶ崎這個人最深的需求及情感,實在是非常秀逸的借喻手法,若說open篇裡喜歡的是哪個結局,這個必是一位。(也是最後喜歡上這個人的主因)

其實無論是哪個結局或是在clo與op裡的發展來看,矢ヶ崎對紺野的情感是在意又帶著怯懦的立場,隨著紺野的記憶越來越恢復,他的過去及真相被得知的真實搞不好會令紺野逃離可能性說法下,才會有在病院裡他握住紺野的手那時,才會在個人眼裡看來是在恐懼,更在alibi的結局前又想逃離紺野唯恐失去;面對這麼被動又嫉妒心這麼大的攻方,說實在的真能結緣或許就像友人對我所說的:「還真是不是奇蹟真做不到。」


你是不是可以讓我覺得不會無聊的人?-牧

lb_close4

如果說樓上的矢ヶ崎把約定當作他的遊戲來說,那麼牧兄就是完全想要享受檻這種遊戲氣氛者,且在最後將他把紺野的關係當作可能是人生中最大樂趣遊戲。兩個人的性格是裡外對表類型,矢ヶ崎性格內斂深沉,那麼牧就是奔放外向,很多地方上兩個人非常相似(連劇本家都自己這樣寫),包括那種惡趣味的都想看紺野臉部扭曲的地方,還有說話間不經意帶著毒舌的諷刺,真是要命的吻合(爆)。

全系列中或許是唯一沒有背負著過多的包袱,且能夠享受自在人生的一個攻略角色。要是沒猜錯的話,體力和腦袋都在很多角色之上,嗯──程度?那是什麼(喂)?片段描述自己的父親上可以看得出有父其有子,浪跡花叢一事大概在牧家是家常便飯吧?(大概是父子聊天除講工作之外大概就是女人這檔事)這個在女人間混的話題先閒置一邊去,個人在意的焦點在於他的性向與對紺野的態度上。性向上可以看得出來是偏向無固定主義但準異性戀者,紺野卻是第一個讓他有興趣,也延著這層興趣線端發展成先有性關係的男人。

比較好奇的就是他的觀念上到底是怎麼看紺野的?他厭倦一切的無趣,唾棄世俗的常規,玩到了手一陣子後就會拋棄,大肆破壞一切既成的事物常理(就跟小孩一樣w),但這種隨手都撿得來的紺野性格哪裡吸引他?他自己說對於破壞規定的紺野覺得可以做到什麼程度而覺得好奇,才會選擇和他聯手;OPEN篇上的態度裡看不出他厭惡紺野的傾向,卻也是在第一次見面就喊得出他的名字的角色,這點也同時在CLOSE裡如出一徹。最後一個可能就是:若要去深尋恐怕他在看資料時就覺得紺野非常特別,他不見得每個參加者都會去會面,但第一天就會選擇和紺野見面的就只有他,除了在矢ヶ崎路線上會見到他之外,剩下見面機率可說是零。

對紺野感受特別的程度到了看在外部的參加人眼裡都會想要藉由縛住紺野的存在,得知牧的正體,結論就是會變成像兩個倒楣的參加者一樣被難得看不爽的牧兄,一槍給轟了。對於這樣的牧,稍微考慮了一下他的生活環境周邊與家中狀況(還有特典本與官方問答),怎麼說都是與紺野反向的存在,就連性格,與認真的紺野相對上,牧的執著性相較於多數角色上都顯得淡薄。

所以只有一個原因,就是從結局的部份與官方問答上得到的結論──平凡。

牧天生下來等同於天生驕子,配上學習很快的腦袋,他的人生可說是一路順遂,擁有長相與不錯的體格(全角色中身材最好),要錢要女人有地位這些一般人根本奢求不到的,在他手中等同於是易如反掌;男人想要追求的目標對他而言絲毫沒有障礙,也易養成他膩煩的性格,沒有過多包袱的他反倒對於一般的平凡存有興趣。這點也和九条有著差不多的道理,相對於九条注意個性與外貌的人本質,牧更在意的是紺野的平凡環境那個部份上。或許對於獨子的牧來說,父親混在女人堆裡,家中的空無一人生長情況下使他覺得紺野的4人兄妹組成家庭顯得相當特別,併上運營組感覺棘手的參加者設定,使他一開始就覺得紺野令他非常有興趣。

本來就對紺野有興趣的牧,在紺野表達自己的理解後,其實就間接肯定讓牧有所行動,至於為什麼是紺野先說──這個部份我覺得和上面的人設關係有相當程度的關連。因為太容易滿足,他變得對於人或是事情已經無所期待,我想他之前一定有動作過,情感層面一定也有主動取向,只是逐漸偏向被動,心理已慢慢沉澱(多少都像九条那樣),基本上是抱著「無人動他就不動」的思考。在矢ヶ崎的路線上,他也是面對矢ヶ崎的爭奪意思才有動作,唯見他覺得有趣時才會開始動作。

紺野的話令他覺得興味盎然,也成為他第一個,也八成是唯一一個有性趣的同性吧。

但他從沒遇過這樣的一個異性,自己該用什麼態度對他?只混在女人堆裡的牧,沒有想太多就用了對待女人的方式對待紺野,一半而言我覺得他那句女人思考自己多少要該負點責任(笑)。然而他太過完美到吸引著紺野,那份憧憬與手技(拜託不要讓我在感想裡講下品囧)令紺野難忘,一不小心就被牽著鼻子走的情形也令紺野自己都忘記自身立場,這種對待方法怎麼看都是有問題。

就底層部份來說,紺野的本性與最平凡的執著思考其實都不被牧所厭惡甚至還為所包容,甚至於是深層面上都吸引著牧想要擁有自己所沒有的那個部份,這或許可以解說到為啥兩個人來往了三年都還是沒有切斷關係;甚至牧還減少與女人SEX的部份上,屁股良好那部份我認為在說笑──真的覺的屁股好的話女人也可以啊,何必要男人?這句半帶著玩笑話的另外一面意義上,恐怕是他自己也真正對紺野對了真情吧?(只是這要發現的話可能要一點時間)

配上那完美的另外一面,牧八成沒有看過像紺野這樣會為他而努力改變自己,真正磨練的過程恐怕才是讓他不自覺執著的理由吧?就算沒有達到他的要求與理想,人本身改變上卻在思考的方向上給了他一個嶄新的觀點存在──敬請期待下次

他對紺野的感情在純愛結尾時,在最後以劇本家用巧妙的方式給了他一記巧妙的回馬槍。當時他嘲笑男人送女人衣服是為了要脫這思考太過於男人的自我滿足而嗤之以鼻之之際,但他卻還收著本來要送給紺野的西裝在家,我是不知道他會不會收著其他的女人的衣服在衣櫥裡──不過當他說那句:「這衣服最適合你這傢伙」這段後離開房間那邊,正巧與他過去所說的話呈現對比矛盾,自己卻做出了和那些男人一樣的舉動,自相矛盾下卻顯示出他的真實(笑),這點更讓我確定他在之前將紺野的立點給立錯性別立場了。

 CLO7 

(今はつまらないでもいい)

至於破壞線就是接受以女人方式擺佈的的紺野賣春實錄,讓他持續有興趣的結果就是不斷的從黑暗的湖底尋找,不被中途膩煩徹底就是連死都會覺得有趣;壓根就脫離不了牧的肉體紺野已經中毒,等同於是自願跳入火坑的發展故事。選項上則與純愛的重點在於對牧敦義這個人的興趣不減(純愛線則是走相反立勸主角冷靜下來),已著腐爛的關係連繫,CG上都是活春宮,主力在為了想見牧而發揮他隱藏的真格小惡魔魔性表現,扭曲的感情末路

紺野的醉狂已經從等待轉化為自己的主動出擊,這點也與純愛線一樣都有著要令牧刮目相看的意指在,也成為檻系列中唯一一個純愛與破壞主旨都共同的角色。相論於純愛的主動出擊改變自己,破壞線則是利用了有著肉體關係的嫖客們以外力的方式去動搖牧,可以看得到牧兄那種隱隱作怒的想像刺激由骨髓開始慢慢延伸至腦部感應的快感(眾自虐);但本來就不是生於好根的腐爛根部,結出來的果實就當然是爛掉,興趣的末路是什麼呢?

 

附註的追筆,這是已經看過副讀本之後的解析本質,基本上是自我解套(妳滾),因為已經不能插在內文了於是隔出:

看完副讀本後我只感覺他的SS洗腦力很強(爆笑),他對齋木的形容使人想到之前有人問官方一個問題,就是以動物形象來比喻角色的話,那麼各角色是代表什麼動物?我想已經有人知道牧和齋木的形象了。

他的SS有帶著強烈的官方形容牧自己和齋木的形象存在,也是他在揶揄這一切的一切,他並非對現況不滿,只是看不慣一切不變的事情,包括不會進步的人(爆)。所以感受到他劇本最強烈的就是「紺野的流動」上,擁有他一直在尋找的那層不斷的變化,因他已經完美了,他忘記的應該是那個「學習事物所得來的愉悅感,及成長」吧?所以藉由看著紺野的進步,使他感受到喪失的那層平凡的意義。

這和樓上的矢ヶ崎不同,樓上的矢ヶ崎會喜歡紺野是因為與自己相反對(一生懸命的笨蛋w),他是同族嫌惡,乃因他已經遇過和他差不多的人。

就因為知道自己有所不足的地方才化成為動力並長進的這一點來說,這是已經無法從這層行為達到滿足的本身所做不到的事,才會藉由看著紺野的成長讓自己滿足,雖與矢ヶ崎差不多喜歡著那層平凡的笨蛋(我在說什麼w),然他的意義又更為深遠,自己在無意識中會被吸引應該也是在正常預想吧?

曾經有個故事是比喻某個男生喜歡某個女孩子,為了那個女孩子男生很努力的學習各種事物以讓自己配得上女性,但成長了之後發現他喜歡的女孩子根本不值一談,於是他再尋找更好的女孩子──以這個觀點來推測,成長中的紺野漸漸的看事物的角度會越來越好,但在他的心目中能夠帶給他這層動機的,也是他理想中的終點那個男人不會讓他有終點可到。

他會再尋找更好的對象?還是持續下去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己硫 的頭像
己硫

R∞

己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