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天孤與後天孤,兩個都是強力一定要在破壞線下背書的攻略角色,全都很陰暗是怎樣(翻桌)!!!!若要我講這兩個人對他們來說幸福是什麼意義,大概一個是依存,一個就是燃燒吧?(是說跑完石松線真的身體會發熱→太入戲)

一樣是沒有玩過一樣看不懂,自己不是基於要爆全部的劇情給人看的類型,想看全部爆料的去找吧。


沒節操的轉換成有節操的執著-新田-

lb_open2  

老實說他的感想我每次都要思考N久才敢下手,不是不想寫而是太難寫..........真相太過散亂,能寫得出他的感想來又精準的各位我服了你們啊!!(跪)因為有個高級友人已經把他的感想寫得很好,所以自己略談(吧)。

冷靜的看完在副讀本內的小說、誕生日篇、冷微SS之後的個人觀點,不要太在意。

如果沒有猜錯的話,新田線的官方本主意是讓一個連自己內心可以欺瞞的依存者,找到一個真正不由他自己去依存,反而讓對方去尋找這樣的他,且讓對方的好來改變他人生觀點調整心態。副讀本的SS非常感概,真所謂是狐群狗友中哪個都不是。本來人生就已經不在正規的道路上的走新田,被自己的朋友要求活的普通點,偏偏附近的人都是那副德性.......不只新田在對自己說謊,相反的那群朋友也對他起了喧嘩宣言,這就是他們在遊戲開始之前的情況。

遊戲裡認識到紺野或許是他最想不到的事情,我想官方若有似無的想法紺野的正面且不服輸的形象灌輸在新田身上,他真的擁有了太多新田沒有的特質,然而最嚴重也是最影響新田的就是紺野從來都不會說謊,他讓新田本身有被依存需要且非靠武力取勝的這點,使得讓向來與權藤糾纏不清(喂)的新田有了心情上的變動,且兩人還是站在平等位置上。

說到這裡必須要提一下角色的對應與在紺野相處中誰立於上位的點。像傲嬌鬼與牧他們就很準確是立於上位的位置上,重點在於傲嬌鬼自尊甚高,牧是太過完美;齋木和九条算是下位,九条是為了愛而甘願,齋木有著年歲差且紺野在他眼中算是榜樣的關係(會尊重對方的意願,才會一直忍耐不H吧);吉本、大衡來栖全是下位,吉本乃於服從,大衡是不忍被拋下,來栖是被感懷;下面的石松和新田算是平等的位置,新田一開始就沒有要求且隨意,石松是讓紺野選擇了。

就因為沒有誰上誰下之分,在於誰被需求都於模糊不清的立場上,會產生讓新田的執著度爆表或是讓新田的腦袋做天人交戰。官方的本意是讓新田找到一個他真正的愛情。

011 

(Are you Crazy?)

正如在破壞線所看到的,新田原本的執著對象應該是權藤。純愛部份在這裡的瀨川他們只是出來探探風而已,兩個人的感情曖昧不明,想知道事情的紺野不斷的被新田隱瞞,直至遇見了與自己相同的權藤,這裡的紺野已經不是處於被動被破壞的情感上,因為權藤的挑釁使他對權藤有競奪新田的感情,紺野發現自己在意新田(只是沒節操的事情是在後來才明白),新田亦對紺野有感,兩個人膠著的關係到了權藤死後開始轉變。提過了,新田真正在意的人是權藤,但紺野是讓他懷疑是否殺了他所在意的那個人卻令他下不了手,這邊看得出來新田本身在掙扎於自己的感情,所以才會選擇遠離紺野而不是當場殺了紺野。

只是紺野極盡所能想要為自己洗白,個人非常喜歡在挽回新田的紺野這邊分出來的兩條結局,一個是紺野不管新田回家的結局,新田宛如被拋棄的感覺準備兇器到紺野家大開殺戮,極道的本性由自己在意的目標就要由自己殺,貫徹始終,感受得到新田這個人的孤獨與執著一絕,母愛也差不多會萌生(喂)。

另外一個是沒有通電話就離開的結局,如果已經先跑過純愛結局的就會知道石松會在後來闖進新田家找代幣,可代幣在紺野身上。石松為了達到目標就會開始殺戮。在所有角色的戰鬥力當中,石松是屬最高等級的,九条不一定躲得過子彈但石松可以,新田的戰鬥力不如體力最高的吉本,但與吉本合作兩人可說是最強的組合。這樣的新田遇到石松當然會被殺,離開新田的紺野會讓石松找不到代幣,變成挖屍體也要看到體內是否有代幣存在動作。當然會有這種表現方法是因為在you crying上新田確實是把代幣吞進胃裡,半有暗示破壞結局上新田留給紺野最後的傷痛達到雙鳴的功效。

 

因為紺野的真心打動了新田,新田知道這個人不會像他那些朋友一樣嫌他麻煩,或是用謊言一個遮真相以偏概全(遊戲結束後真正體悟),其之後的相處上算是紺野影響了新田吧,雖然沒節操的事情還是有.....可他選擇只對紺野一個人,脾氣上再也不會暴走,也不會想著一個人死掉的事情,他明白到怎麼樣都會有一個人在旁邊,情緒上變得像個普通人,會替人著想。

這樣他們關係是依存嗎?

 

附註:後期發現到新田有些地方很有趣決定還是先格出來。

 


沉靜之下的黑暗情緒-石松

lb_close2 

在之前的網誌有提過在CLOSE中我是將他壓尾的,這其中有兩個原因在於他OPEN篇的第一次見面就莫名其妙的以狂氣吸引我(真的),二來是官方若有似無的將他的主旨給隱藏了,配上之前官方問答上的奇妙因果,更讓我確定這人可能是劇本家給予讀者最後的本氣(笑),真格的獨有LOVE與DESTROY兩種含意的角色。

若說新田的純愛線只能看得到他的複雜心緒,破壞線看到的是他的極道風格的話;那麼石松在純愛線上所表現的是他所溫柔而不器用的那一面,破壞線則是揉合了在OPEN篇出現的狂氣卻又帶著混合了純愛線上的溫柔部份(少數),兩種都是他這個人的性格。

至於本來的石松是什麼個性?按最近看官方問答與對照破壞純愛線結果──外在寡言,內在是中身普通人,外帶很好色又很溫柔傢伙,深層狂氣,順便講一下腦袋非常的秀逸。

只有共鳴者才會有的體悟及發展

與所有立場都大不相符的攻略對象們上所會形成的情況不一,繞著復仇發展的主旨上,形成了是或是否的成立膠著。

石松是不可能會放棄復仇,在純愛線的兩個結局上官方很強硬的告訴玩家「無論怎麼選擇都不會改變石松毀滅掉紺野的家族事實,也不會捨棄復仇」的這層理念(超強硬)。石松自己的家族被他人打壞,他自己都知道喪失家族的痛苦是什麼滋味,理所當然明確的知道肯為了家族連殺人都敢的紺野是有多在乎,自己親手毀滅掉的這個動作就已註定兩人不可能再有交集;當他選擇照著工作的指令行事時,僅剩的私心與紺野為他著想之下的勸退都令他想要盡可能的要紺野獨活。

如果說大衡的sex是立證,石松的純愛sex就是帶有強烈的挽留之意;而這種親手毀了另外一個在想法上與他共鳴的傢伙的家族,他自己就等於和剝奪他家族的那個齋木仁沒有兩樣,因為已經對紺野產生感情,所以他更難以承受這層痛苦。石松的性格本來就不是超級無良(大概是close裡最正常的),他最後的反咬齋木其實就在在的告訴玩家他個人的決斷,對於這腐爛般的依存,造成他二度傷害的指令,他寧可如同風般的自由來去,一人貫徹自己的決定,只希望就是紺野能夠過得很好;這點我想在紺野這裡也是一樣的,他已然察覺出石松的溫柔,所以才殺不了他,當刀刺進胸中的剎那間,紺野想的就是希望他能從這個黑暗情緒脫離吧?

CLO6 

(幸せ何の意味?)

由於是以共鳴為主題架構而成,在這邊的紺野與石松都有著不用言說就能解意的表現居多,但正因為瞭解那層失去的痛苦&成為剝奪的行兇者,要在這個地方上有GODD END的話不是哪個先失憶(官方問答),不然就是一起死吧?

純愛的劇情表現上實在痛得太厲害(和齋木的慢慢沉淪不同),在這之前玩過OPEN篇上,於open篇裡對於石松這個人的另外一層狂氣感到狐疑情況下,難道官方忘記了嗎?

真正屬於石松與紺野的共鳴故事現在才要開始

如果說齋木的檻之內是指紺野自願留在他身邊將外面的世界教會給齋木,在牧線上的檻之內則是以變化應萬變,在石松上的則是噬血的共鳴。與其真正真相線上的齋木以復仇改變心態轉變不一,破壞線石松上的是以徹底的貫徹到底目的,將不惜一切目標的拋棄自己身為普通的那一面,選擇了最有力也最強的同伴,做為他的助力。

因為在這個路線上得到的情報與在純愛線上是一樣的,但取決於這條是官方的本氣路線上有個非常重要的原因在於石松自己心態上的轉變。在跑過他的路線的人都知道,他會說出復仇是沒有結果的事,但他自己卻沒有放棄這層理念。這之中有看過一些人對於石松的考察再慢慢的推敲一下,為什麼石松要進入齋木家?為了復仇這件事是絕對的,但因為當初的齋木仁並不是直接毀掉他家的兇手,最多只能說是擊潰的元兇,父母會自殺純粹是父母自己的選擇;他遲遲無法行動是因為還有顧慮存在,但除了自己動手之外是不是還有其他路徑?

這個部份可能要從齋木的純愛end上大致可以觀察到一些端倪。一個就是可能同時與齋木洵談過條件成為監察人(不對旬告知),以齋木洵的部份做為跳板,也就是同時對齋木兄弟示忠;石松的腦子很聰明不太可能不知道洵就是下一任的繼承人,比起不可能見到父親的旬,洵是受到父親期待的部份上,個人覺得從齋木洵這條管道去見齋木仁還要來得容易。

至於他真正復仇動作下手處,恐怕是藉由旬與洵的感情部份,在洵在那邊滲入,變成黑吃黑。自結局來看並不會是親手擊潰的類型,石松的主要行動大概是想從內部由洵的部份纏繞,以繼承人那邊開始讓齋木仁痛苦。讓他深刻的明白喪失親人,尤其是自己的繼承人時,他的慌亂是否會讓他崩潰?連根都不留。至於後來加入的紺野定位就把旬的死讓洵大感警戒而對外尋求保鑣保護,正好讓只有體力的投入進去人力,達到佈局完美的陷阱。

其實這種方式有沒有紺野都沒差(他自己也說),在齋木純愛end的最後,齋木仁的死我想應該不能歸於是自然往生,這一半或許還要加上石松的復仇在背後助力,只是齋木兄弟活著時他是和他們合作。紺野的出現是讓他有另外一個選擇的更殘,也更快到達的道路。

由觀察的立點者變成主動啃食的狩獵者,很快就能夠計劃好下一步的速度,石松不僅僅於是有武力連腦袋都相當的出色這點,大概是全角色中最可怕的(抖).....

究竟這條線上的石松是怎麼看待紺野?有別於純愛線上的笨拙,這條線上的石松予人的感覺是伶俐又冷靜的形象,當然笨拙的那一面還是在(小地方w)。整體掌握所有情況的石松在這邊因為相當了解自己的目標,所以擔當的位置上就是試探與前領,他一半覺得紺野太過愚蠢過於衝動,一半又覺得與自己有些相符卻也很好控制,重點是他們兩人是目標算是有一致性可言,多一個總比少一個好情況下可以省去很多麻煩。他是那種答應了人的約定就不會失約的類型,自他將自己的過去提出時基本上就確定他不會對紺野失約。

如果今天是從他人口中說出來的過去,未得本人證實前基本上是不怎麼算數的;然而石松的個性是再普通不過,可是像這種家族醜話過去由一個寡默的人所說出時,正因述說人本身不常表達自己的意思,由此可說是他把信任也交給對方的證明也不為過。還有一個部份是從H橋段看出來他對紺野的立誓,在於舔眼的那段──在寫感想前有找過一下形容石松的動物,一直覺得狐狸頗不恰當(沒看過小王子),後來看到狼社會關係那邊,發現狼群的服從是藉由舔臉做出表示,加上全場擁有很多藍色月亮,月亮與狼嚎呈現對應,官方此等暗示之巧妙得令人驚嘆。

處在這條線上的紺野總是在憂心是不是哪一天一個不對日本刀就刺過來,雖說建議合作是他自己所提出,立場上卻怎樣都無法贏得過對方(為什麼這線上的紺野可愛到異常?),不止是後路部份對方都幫他設想好(知道家族是他的痛腳),對方還為了怕他被騙還給他時間自己好好想想(給他思考空間),令他自己的男子氣概根本在對方眼前根本毫無威脅可言(腦袋差w),才會有在H橋段時有那種詭異的優越感──

紺野也不是一直蠢下去,從吉本與新田的愉快躲貓貓之後,他的情緒隨著他的接近復仇終點到達倒數前聚精會神到沉澱下來,冷靜的盤算著下一步,也開始發現自己合作的對象其實擁有非常意外的性格。選擇了與對方一起共鳴的復仇之路上,他所看到的就是悲哀的眼神不再蓋上他喜歡的藍色,他更期盼的是對方的威猛能夠無懼下去;當自己的復仇達成的那一刻起,隨著逐漸藍色眼中那道被點起的火燄一起燃燒著的,是如同高炙般的激昂情感,這道復仇之路將繼續下去。

(註:藍色火燄目前可視溫度為最高2500℃)

 

附註:本來想加在文內的後觀察文後來想想還是先格出來好了。

不少人覺得L線的發展有情而悲是深痛,我個人是覺得L線的發展的構造在於紺野的同情心(同理並存)希望石松不要再這樣下去,而因已經知道罪孽之深不能回頭的石松根本就無法改變他的決定,玩家痛苦的地方在於石松這石頭的心態已然決定與紺野錯過,而致無法完滿的結局下開水龍頭,不斷的妄想兩人有好結局。

不過我自己開不出來(真的).......劇情會痛是真的,但如果是看在一個對於決定會有那種死不更改個性人眼裡,會覺得石松的決定是在堅持他自己。就算是面對千人萬指,就算是被責備,我只會說他這樣子是對的,他是在誠實的面對他自己,而非被人所動。(就連愛情也無法更動)如果今天面對到動情到連意念都更改了,那只會讓人認為他在半途而廢.........

而官方留下來的劇情CG就在告訴各位就算是完成了他的目的,則因他的性格認真關係,亦不可能再出現在紺野的面前,理由在前面已經說了,所以連水龍頭都開不起來啊......囧。(齋木我會開,他的就開不起來......因為這種問題而導致離開的故事太多了)

我個人喜歡是D線非L線,也許是因為L線的不完美導致我自己對D線的完滿有補償的關係,然而我最欣賞的是這條的劇本上有很多地方上是由紺野主動介入插入石松的人生,由一個共鳴者變成真正能夠貫徹他意念,補滿他那不完全人生且實現的理念者

多少檻系列在於主角和攻略對象上都不盡然是平等的狀況下,能夠達成到真正的需要與被需要且有實際的對等情形的,唯有石松的D線和齋木的L線(當然要說牧的L線也有也不反對w),就跟紺野在劇中所說的,他自己的想法都是他的事,他隨便想怎樣就怎樣,不就是石松隨意的性需要下來的衍生發展?

另外一個角度來看他們的隨意需要就是彼此都在渴求對方的證明,有別於L的同情,本來在復仇面前根本不需要什麼愛情!P網有繪師說這也是一種戀愛完滿的形式,本來愛情就不同多種面向,他們的只是選擇了同樣道路而會一致的,誰說一定要有情才能叫愛

至END30之後的發展,這應該是劇本家送給多重受傷的玩家的大禮物吧(爆笑),也一樣有別於L線的獨自一人冒風險,正因為有了理念者在身邊,石松的願望達成了。至於之後呢........?在於共同的理念者一起奮鬥之下,兩個都一樣持有相同沉重罪孽的人,已經回不去平常生活,卻有著共同的負擔,這結局留下來的伏筆預想空間說是目前最大的也不為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己硫 的頭像
己硫

R∞

己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